• ?在線留言

    數字經濟將迎“大年”,傳統企業如何轉型突破

    數字經濟將迎“大年”,傳統企業如何轉型突破

     

     

    來源:新京報

    數字科技賦能水力發電煥發新機。這是211日在甘肅省隴南市文縣中廟鎮境內拍攝的大唐麒麟寺水電站庫區景色(無人機照片)。圖/新華社

    img1

    39日,在位于諸暨市暨陽街道的浙江暨陽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數字化車間,自動化繞線生產線在生產線圈。圖/新華社
      數字經濟成為近些年經濟發展的熱詞。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促進數字經濟發展,加強數字中國建設整體布局,建設數字信息基礎設施,推進5G規?;瘧?,促進產業數字化轉型,發展智慧城市、數字鄉村。

      事實上,這已經是數字經濟第五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從2017年的促進數字經濟加快成長、2019年的壯大數字經濟、2020年的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到2021年的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中國,再到2022年的促進數字經濟發展,加強數字中國建設整體布局。

      再往前,十四五規劃中也特別提出了要促進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賦能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催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壯大經濟發展新引擎。

      正如政府工作報告指出的,完善數字經濟治理,培育數據要素市場,釋放數據要素潛力,提高應用能力,更好賦能經濟發展、豐富人民生活。無疑,這些將是數字經濟今后發展的主要方向。

      那么,數字經濟發展的未來主要趨勢是什么?我國又該怎樣發展數字經濟?

      就此,新京智庫采訪了多位知名專家學者。

      數字經濟和數字化轉型將迎來大年

      國新經濟研究院創始院長、CINE首席研究員朱克力向新京智庫表示,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數字經濟專門落成一段,這預示著今年將是數字經濟和數字化轉型的大年。經濟社會的數字化進程將進一步加速,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的融合將進一步加深。

      在朱克力看來,在經濟工作穩字當頭、穩中求進的總基調下,各地紛紛搶占數字時代發展機遇,將數字賦能作為推進高質量發展的關鍵路徑,數字經濟正在成為產業轉型升級的新引擎。

      毫無疑問,過去十多年來,我國的數字經濟實現了迅猛發展。對此,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研究院產業科技創新研究中心執行主任余江表示,現在整個數字化技術、數字技術體系跟十幾年前相比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

      其中,數字經濟要作為產業轉型升級的新引擎,數字企業無疑是幫助企業實現轉型的主要力量。

      余江指出,過去十幾年,實體經濟中,除了龍頭企業在積極地做數字化生態探索,互聯網科技企業也在把擴大數字化生態作為數實融合的抓手,這個形勢是以前沒有出現的。

      國家標準化專家委員會主任、中國工程院院士鄔賀銓表示,在實體企業數字化轉型上,互聯網企業以及數字化經濟企業、數字技術企業,將會起到重要作用。但需要注意的是,數字企業還得找準自己的定位,實體經濟企業是主體,數字經濟企業如何能夠更好與實體經濟企業合作,這是企業數字化轉型能否成功的一個關鍵點。

      在鄔賀銓看來,數字企業與實體企業需要找到共同語言,不能你談你的,我談我的。

      數字企業和實體企業間如何能找到共同語言,全國政協委員、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張占斌認為,從現在的發展趨勢上看,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結合正在加快,甚至正在形成新的突破。數字技術企業的積極性很高,實體經濟企業積極性也在提高,關鍵是雙方要加強溝通、加強協作,找到合適的應用場景,然后帶動雙方更深度的協作和發展。

      此外,數字經濟發展的大年,還體現在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上。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院長劉尚希則認為,在數字基礎設施的建設上,要打破傳統工業化時代基礎設施建設的理念。政府要針對體制機制不完善的地方去發力,主要公共產品可以由政府投入,同時數字基礎設施也需要更多的社會資本參與。劉尚希認為,沒有資本的跟進,無法實現相關技術的快速迭代更新。

      同時劉尚希也告訴新京智庫,數字化時代,需要對壟斷有重新的認識。在數字化時代,只有對數據的獨占才會形成真正的壟斷。如果各大數字平臺的數據能做到相互開放,就能有效激勵競爭、避免壟斷。因此,政府應該在數據開放共享方面做出表率,對市場主體加以引導,推動數字基礎設施的數據共享。

      數實融合是實現產業鏈現代化的必由之路

      鄔賀銓表示,我國數實融合已經取得了一些進展,尤其是在工業互聯網應用上。比如,我國重點領域的企業數控化率達到55.4%,數據工具應用達到74%。而借助5G+工業互聯網,使得碼頭吊裝、礦山開采等作業的效率和安全性都有明顯的提升。

      張占斌認為,政府要為整個數實融合創造優質的環境。包括支持一些具備強大數字技術能力的新興實體企業發展成標桿企業,推廣一些典型的應用場景,發揮這些實體企業在產業鏈、供應鏈升級中對中小企業的帶動作用。各個省份也可以遴選一批創新型企業,培育一些數字經濟領域的獨角獸企業,然后給予適當的支持。

      實現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的融合,張占斌也強調,我們要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鼓勵科技創新,通過高水平的科技自立自強彌補數字經濟發展的短板,提高我國數字經濟產業競爭力,以期將來在全球發揮更大的作用。

      余江表示,現在數字技術很多,推進數實融合,首先要解決數字技術的有效供給問題,也即哪些技術是真正能給企業、產業使用的。其次,新基建在加速建設的同時,也要結合實體經濟進行建設,真正使其實現智能化、數字化、低碳化發展。最后,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的深度融合,要置于國家雙碳目標的大歷史進程里來思考。這是當前互聯網龍頭企業在做數字生態時要注意的問題。

      在余江看來,數實融合是未來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產業基礎高級化、產業鏈現代化的必由之路,也是應對外部環境很多不確定挑戰的必由之路。應該鼓勵企業創新主體與國家長遠戰略需求同頻共振,讓企業能夠真正愿意沉下心來長期做數實融合,讓各個企業都能在這個過程中實現真正的價值收獲。

      隨著數實融合的推進,接下來的重點是進行全方位、全鏈條改造,這樣對產業鏈效率的提升將有很大的幫助。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互聯網研究室主任李勇堅認為,過去的數字化主要集中在單一環節或單一流程上的改造,這也是為何企業投資回報率沒有想象中那么高的原因。

      在李勇堅看來,增強企業數字化也好,數實融合也好,未來的發展方向必然是大家共同的耦合、共同進步、共同提升效率,這樣才能夠進一步把數字化生產力的潛力發揮出來。

      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賀強則對新京智庫表示,在促進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進程中,應該培育一批兼具數字技術能力和實體經濟屬性、對推動數字化轉型具有較強促進作用的新型實體企業。讓這些新型實體企業在深入產業鏈和供應鏈的過程中為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提供有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賀強建議,在金融、稅收等方面加大對新型實體企業的支持力度,充分發揮它們在產業鏈、供應鏈領域的創新引領作用,探索出一條大帶小、新型帶傳統的有效路徑。

      數字經濟龍頭企業要幫助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

      張占斌表示,國家在十四五時期的數字經濟規劃中,特別強調鼓勵和支持互聯網平臺、行業龍頭企業立足自身的優勢,開放數字化資源的能力,幫助傳統企業和中小企業實現數字化轉型。

      我們要繼續鼓勵互聯網平臺、行業龍頭企業發展行業優勢,改造傳統企業、傳統產業、中小企業,幫助它們實現這個領域更大的發展。在張占斌看來,這些年來我國已經出現了一些比較大的龍頭科技企業或者說互聯網平臺,需要這些大的科技企業帶動千千萬萬個中小企業成長起來。

      同時,張占斌也指出,與國外的互聯網巨頭比,我國有些產融結合企業離世界級的標準還有差距,因此打造一批世界級的數字產業集群顯得尤為重要。只有數字經濟龍頭企業發展起來,著力打造數字的產業集群,才有可能帶動中小企業發展,也才有可能培育一批專精特新的制造業企業、單項冠軍企業。

      對于中小企業如何進行數字化轉型,在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聶輝華看來,中小企業要實現數字化,一是通過平臺賦能,二是進入一些數字化園區。這就需要地方政府做一些基礎工作,企業進來之后很快可以接入系統。但是,這樣也不能完全解決很多中小企業的個性化需求問題。

      除了中小企業個性化問題,余江認為,在很多重要工業領域的操作系統上,我國與發達國家的差距還很大。這些重要的工業操作系統都被一些國外的公司壟斷,包括一些重要領域上的操作系統,以及一些關鍵的工業軟件。

      除此之外,在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方面,賀強告訴京智庫,數字化采購對中小企業加快數字化轉型起到重要的促進和引領作用。建議制定相應補貼政策,聯動數字化采購平臺,采取政府+平臺補貼的方式,為中小企業發放電子采購,在緩解中小企業壓力的同時,推動中小企業在采購領域率先推進數字化轉型。培育和發展一批服務中小企業的數字化采購平臺,并提供數字化經營的分析工具,鼓勵中小企業利用采購數據進行生產經營決策,降本增效。

      建設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安全防護體系

      上海交通大學網絡空間安全科學與技術研究院院長、教授李建華接受新京智庫采訪時表示,近期一些國家間發生的沖突事件讓大家充分意識到,一個國家的數字基礎設施能夠獨立安全運行的重要性。因此,我國也要加強對數字經濟基礎設施的安全防護體系和安全防護能力建設。

      在李建華看來,加強數字基礎設施安全防護體系需要從三個方面著手。首先,要建立健全數字經濟實體和數據資產的保護體系,保障我國數字經濟的安全。其次,要打造符合實戰需求的數據安全體系,完善包括極端情況在內的不同安全態勢下的響應措施。最后,要加大對自主創新的投入,從網絡安全和數據安全兩大維度出發,圍繞數據安全的對抗、取證和溯源等關鍵領域,開發安全可靠的技術和產品。

      對于加強數字經濟基礎設施的安全防護能力建設,在工信部網絡安全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新社看來,首先要提高對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的認識,狹義的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的含義,主要包括5G建設、信息中心、數據庫等。廣義的認識則包括政府管理手段的建設、法律體系的建設,還包括整個社會對數字經濟新的認知和適應新的習慣。

      李新社指出,當前對數字經濟基礎設施的討論更多停留在狹義方面,主要還是指軟件、硬件和基于軟件和硬件的平臺的建設等。

      同時,李新社還強調,在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過程中,要把數字安全、數據安全、數據安全治理和網絡安全的理念從建設之初就貫徹下去。在工業經濟時代,這些安全更多體現在安全生產方面;在數字經濟時代,安全不僅僅是在安全生產方面,更多還體現在網絡安全和數字安全,甚至國家安全層面的問題。

      然而,數字經濟的安全防護體系不僅體現在基礎設施方面,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數字經濟與法律創新研究中心主任許可認為,政府除了提供有形的基礎設施建設以外,還要提供無形的基礎性、制度性安排。許可指出,在一帶一路的發展方向上,有很多國家模仿中國數字經濟的監管規則,特別是在一些涉及數字經濟安全的監管規則方面,參照中國來制定本國的規則,這些規則有可能反過來會損害中國在國外的投資和運營。

      在許可看來,中國不僅僅需要為國內的法律法規創造出符合預期的產品,也要為全世界其他國家提供一個全球公共品的樣本,這也是非常重要的域外基礎設施建設。

      同時,許可也強調,基礎設施有硬有軟,硬的基礎設施很重要,柔性的以法律為基礎的基礎設施也很重要,這對中國數字經濟的創新發展來說,也是不可或缺的。

      社會的發展將不斷對數字基礎設施提出新的要求,因此數字經濟基礎設施建設是一個動態持續的建設過程,決不是一勞永逸的,李新社說。而相關的法律法規和管理手段,也必須隨著數字經濟的發展不斷進行修訂和完善。

      加快步伐實現科技自立自強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對新京智庫表示,雖然我國在互聯網應用方面比一些國家強,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國抵御這類網絡攻擊的能力比后者強。

      倪光南介紹,拿俄羅斯來說,就網絡整體基礎設施而言,覆蓋俄羅斯本土的RuNetInternet in Russia,俄羅斯互聯網)是獨立于目前的互聯網體系的。也就是說,即使對俄羅斯實施互聯網斷網,那么短時期也只影響RuNet和外界的聯系,對RuNet在俄羅斯本土的運作沒有多大影響。

      因此,倪光南強調,我國在網絡建設中應該更注重從底層技術架構上考慮未來潛在的風險以及應對措施。包括如何應對被武器化的域名系統,以及應對IP地址的授權運營和服務等制約。

      張占斌表示,俄烏沖突事件讓我們看到了科技力量的重要性。中國作為一個經濟大國,要擁有自主的核心技術,并且要實現高水平的自立自強。尤其是新的形勢下,更要通過創新驅動,繼續塑造我們的發展優勢,不斷提升競爭力水平。不過,這并不意味著我們要關起門來,坐井觀天,而是要繼續開放,和世界其他國家進行交流學習。

      對于如何實現科技的自立自強,劉尚希則認為,一個好的體制機制可以激發人員的創造性,并且能更好地把研發成果市場化,從而形成一個良性循環。從這個意義上講,要實現科技自立自強,一定要加大改革開放力度,尤其是科研體制。目前來看,產學研的融合還不夠順暢。所以,我們要加快步伐實現科技自立自強,要有與之配套的大改革,要有改革的緊迫感,尤其是在科技體制方面改革的緊迫感。

      此外,確保數據安全也是實現科技自立自強的重要環節。李新社認為,網絡安全和數字安全關乎國家安全。一方面要對數字資產進行確權保護,另一方面也要對數據進行分級分類,明確開放不同層級和類型的數據需要滿足的條件,明確對于相關數據使用者和使用范圍的要求。

      在李勇堅看來,工業領域的數據安全問題,主要是商業秘密的問題和怎么保護的問題。李勇堅認為,解決信任機制是問題的關鍵,我覺得這個方面是需要我們進一步去思考的,我們一定要吸取在消費互聯網發展過程中的一些教訓,不要等到發展成熟后才發現消費者的個人隱私保護和數據安全都還存在著很大的隱患。

      在政策方面,賀強建議完善數字經濟監管標準,提供良好的政策環境。具體來說,賀強認為應研究建立與數字經濟發展相適應的分類分級監管標準,明確區分以流量為核心的互聯網平臺企業和以深度參與生產和流通、為中小企業提供基礎設施運營、數字科技服務的實體型平臺,實施分類監管,區別指導,精準監督,為新型實體企業帶動中小企業發展提供良好的政策和市場環境。

      文|新京報記者 查志遠

     

    2022年3月24日
    ?瀏覽量:0
    ?收藏